洗脑师

佐迪亚克故事集·其二

作者:AiurTemplar @ ManiaHero.com

欢迎转载,但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以及文末后记

http://www.xiami.com/widget/7163198_1769066603/singlePlayer.swf

虽然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中有很多怪人,但达夫特依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最初的时候他并不怎么显眼,就像大部分阴郁的年轻人一样,纤细瘦弱,脸色苍白,四肢修长,有点驼背,灰白的长发有点乱,像一团凶恶的奇花异草一样盘踞在他头上。

这种长相的年轻人学院中多得是。直到他闯下大祸,他才变得出名。

那是达夫特在通灵学院念书的第二年。

通灵学院的院长是死灵法师萨曼莎。一开始的时候,萨曼莎认为这个新来的学生并不是真的对死灵法术感兴趣,而只是觉得这个院系看起来比其他的更酷。给武器附魔、召唤一些宠物、用火球把房子点着等等法术自然更实用,但却不够酷。每年都有很多这种新生,但当他们经历了一个学期的整天面对死尸后,大部分都知难而退了。

这时候萨曼莎才发现,达夫特是真的对活人没什么兴趣。

“你永远没法知道活人在想什么,他们说的话往往都是言不由衷。死人从不撒谎。”当第二年开始的时候,达夫特作为学长在新生见面会上这么说着,同时露出了阴森的笑容。萨曼莎感到非常满意,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么出色的通灵系学生了。

达夫特的成绩很不错,基础通灵学、神经学、骸骨概论和解剖学都得到了A+的成绩。更重要的是,萨曼莎认为达夫特身上有一个出色死灵法师所拥有的必须特质——把一切都看得很淡。这种特质是先天的,是培养不来的。

这很好理解,你很难想象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会整日沉迷于对尸体、食尸鬼、僵尸和骷髅的研究上。

除了上课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达夫特把他的时间花在了什么上。当然,也没人在乎。

甚至包括他的同学们。因为通灵系的学生基本也都不会互相交流,也都没什么朋友。这也并不奇怪——如果他们有朋友,反而才不自然。

所以你可以想象,当他出现在数学课堂上的时候,人们会多么惊讶。大部分通灵系学生是不会出现在这种所有学生都可以自由进入的公开课堂上的。

这也再次证明了,达夫特是真正的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而不是像那些假惺惺的通灵系学生一样,很大程度上的深居简出实际是由于不愿见人。

在课堂上他对其他学生的吸引力简直比老师还要大,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在认真听讲而已。

达夫特从此变得有点小有名气了。

有几个胆大的男生想要和他交朋友,因为他们觉得有一个通灵系学生做朋友很酷。但他们被达夫特拒绝了。

“我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爱人。我只需要仆从,宠物和奴隶。我肉身上需要的一切都可以从他们这里得到,而我头脑上所需要的东西,一半可以从他们这里得到,另外一半——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上学的原因了。”达夫特阴森的笑着,还搓着手。

那几个男生们吓怕了,因为他们发现达夫特居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生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想要欺负达夫特,却又不敢动手,只能悻悻的走了。

这时,距离他闯下大祸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一年级时,达夫特入学的第一天就把学校的所有能利用的资源掌握的一清二楚了。

他路过电影院的时候,嗤之以鼻。对于达夫特来说,人类制造的东西,只分为三种——通向真理与奥秘之路的,为人类肉体的存在而服务的,以及用于娱乐的无用之物。

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自然理应是为了第一种目的而建立的,但在达夫特的眼里,学院里为第三种目而建设的无用之处也非常多。

比如电影院。

然后他路过了餐厅。餐厅本该属于第二类,但那些夸大美味的标语,刺激的打折广告,让他觉得餐厅也慢慢变成了第三类。

他只吃魔法果冻。魔法果冻口味很多,不会吃腻。达夫特很早就明白了,肉身即是承载自己头脑的船,也是一只无法被驯服的困兽,不能与它为敌。要满足肉身的需求,才会有头脑的自由,所以口味还是很重要的。

另外,魔法果冻拥有一个巫师所需要的所有营养,不但能充饥,还能减缓疲劳,使头脑变得敏捷。第三,魔法果冻非常便宜,十个女王币可以买一箱。他可以把经费用在更有用的“第一类活动”上——通向真理与奥秘之路的那些活动上。吃饭只是为了不饿死,这种“第二类活动”自然经费越少越好,而看电影那种被他认为是“第三类”的活动他从来不参与,一个女王币他都不会花。

最后,魔法果冻非常容易储存,保质期很长,他在宿舍中囤了一箱又一箱,足够吃到一个学期结束。为了满足容易厌烦的肉身,他还会不时去采购最新口味的魔法果冻,作为每周末奉献给自己的肉身又为自己的头脑辛劳地生存了一周的祭品。

每天吃饭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在喂一只野狗的感觉。这让他觉得非常好笑,他的幽默感一向是这么冷酷。

达夫特路过了健身房。虽然是这里是魔法学院,但依然有一个很小的健身房。只有那些符文系的学生会用到这个健身房。他们会把各种神秘的发光符文画在身上,来极大地提高肉身的强度与敏捷度,因此符文系的学生几乎都是赤身裸体、五大三粗的,看起来甚至不像一个法师。

有的时候还能见到符文系学生与附魔系学生之间的冲突。附魔系学生优雅的穿着轻便华丽的盔甲,他们认为赤裸的把法术涂在身上是一种粗野的表现,而符文系学生则认为那些娘娘腔的附魔都是花拳绣腿,只能让一个木棍拥有铁棒的强度,而结合了施法者自身生命意志的符文则会让拳头变得比钻石还坚硬。

当然,学生们产生冲突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符文系学费非常便宜,因为他们不用去买那一大堆的昂贵的附魔棒、消耗性的武器、盔甲。他们只需要去采集一些杰米诺斯王国和室女丛林交界处的花花草草,然后用神秘的方式把它们制作成拥有魔力的粘稠发光液体,再用一种粗野的方式涂抹在身上就行了,几乎是零成本。家境较差而又想成为巫师的学生们几乎只有这一条路可选,而附魔专业的学费是很昂贵的,学生几乎都是富商或贵族的子女。

瘦弱的达夫特认为符文法术是徒劳的,虽然能强化肉身,但却无法延长寿命。健身房是一个对他来说完全没用的设施。身体只要能够维持在正常水平以上即可,他不会浪费任何更多的精力去锻炼这幅皮囊的。

所以,当达夫特路过美发厅的时候,几乎是满脸讥讽地一路大笑而去的。

达夫特虽然很优秀,但是也很低调。

对于那些向女生示爱,用魔法把自己的名字加上一个心形写在天空中的做法,达夫特嗤之以鼻。

“愚蠢的凡人,逃脱不了低等的肉体欢愉的诱惑的人,怎么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

他也从不参与那些的兄弟会。

“只有弱者才需要结党营私。”

达夫特这样想着。现在他已经能同时控制两个骷髅和一个僵尸了,凭借自己的意念奴役这些没有头脑的生灵,这在通灵学院一年级学生里是很罕见的。

然而这些骷髅和僵尸太过笨拙,几乎完全没办法服侍自己,也没法拿起刀剑成为战士。它们就像是一堆想说话又被封住了嘴的土豆,什么也做不了。

“慢慢来,我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出色了。等到二年级再苦心修练一年,我就能像萨曼莎一样,一挥手就召唤出一只强大的僵尸大军了。”私下里他对他的导师从来都直呼其名。

达夫特歇斯底里的笑了一阵,这种笑声他从小就练起了,现在已经非常熟练和专业了。

刚刚升入二年级的时候,达夫特兴奋地拿到了所有本年能够研修的课程的表单。

他把头埋在表单中,一边念叨着,一遍在表单上写写画画。一头白色的乱发随着他的动作而抽搐。

“舞蹈入门?一个皇家巫术学院居然有舞蹈课?看来皇家的部分要远远大于巫术的部分。基础格斗?让那些符文系的蠢货拼个鼻青脸肿吧。魔力驱动载具驾驶资格培训?随便找一个会骑扫把的仆从或奴隶就好了。烹饪,天哪,哪个没脑子的会去学这个?……魔法概论,有用,但连毒蝎戈壁上流着鼻涕的哥布林都会,这里可是高等学院!”

随着他不满情绪的上升,头发越晃动得越来越激烈,仿佛一捧捕猎中的食人花。

“数学……嗯?数学是什么?好像是远古时代几乎失传的一门学问。”

他的眼神变得明亮了起来,他决定要搞明白这个“数学”是什么东西。

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拥有所有人类王国中最大的图书馆,这是少数获得达夫特正面评价的学校设施之一。

达夫特决定去图书馆里查一查,这个“数学”到底是什么东西。

图书馆的结构非常复杂,每次进入图书馆,达夫特都有一种走进一只巨大的野兽的嘴里的感觉。图书馆的深处似乎隐藏着那些你不想知道的秘密。随着一步一步踏上楼梯,你会有一种空间已经被那些封印着强大魔力的卷轴和贵重的魔法书扭曲了的感觉。

他虽然是图书馆的常客,但还是不敢说自己已经了如指掌了。

达夫特一早就来到了图书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居然还没找到有关“数学”的书在哪,而更令他懊恼的是,他发现自己不了解的区域居然有这么多,过去一年里他所熟悉的那些区域只是图书馆中很小的一部分。

正当他想是不是应该回去通过其他方式搜集一些关于“数学”的信息时,后面的一个声音惊动了他。

“你好,你在找什么书吗?我见到你在那些不常有人来的区域中转悠一上午了。”

这是一个略带胆怯的一个女孩的声音。达夫特本打算粗暴地反唇相讥,回过头的时候却呆住了。

面前的女孩瘦瘦小小的,比达夫特至少矮半个头。一头粉色的头发梳成了两个辫子,搭在肩上。一个大大的圆眼镜架在可爱的圆鼻头上,简单的绿色长裙外还套了一件蓝色的围裙,脚下穿着学生里很常见的皮鞋。白皙的芊芊玉臂环抱在胸前,还抱着几本和她体型不相称的大大的书。

“我是图书管理员罗斯。如果你需要找什么书的话,可以问我。”罗斯的眼睛很大,眼毛也很长。可能这是她的眼镜片放大搞的鬼,达夫特这样向自己解释道。

“哦,是的。我在找有关‘数学’的书。”

达夫特说完这句话之后觉得有点懊恼,因为说之前没准备好,没来得及用上自己最棒的嗓音。

罗斯睁大了眼,显得很高兴,又有点惊讶。

“数学?现在的学生对数学感兴趣的很少啦!能见到你真高兴。‘数学’相关的书在这边,我来为你带路。”

罗斯说完就转过了身,粉色的辫子随着转身而摆动着。罗斯果断地从在达夫特看来全都长得一样的诸多走廊中选了一条。

不知是由于天生笨拙,还是由于太兴奋,罗斯绊了一下,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但还好没有跌倒。

“哦!我真是不小心。”说着,罗斯快速而熟练的把所有地上的书又捡了起来,让刚想伸出手去帮忙的达夫特有点尴尬。好在达夫特在罗斯回过头之前又把手收了回去,继续摆出了那副严厉的嘴脸。

达夫特跟在罗斯后面,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有关“数学”的区域,一路无话。

达夫特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如坐针毡地搜肠刮肚找一些话题来和这个女孩子聊天了。

傍晚回宿舍时,达夫特脸色铁青。他反常地多吃了一个魔法果冻。

“可恶的小姑娘,居然看不起我!”

一下午,罗斯都在和他讲述关于数学的知识,而达夫特不愿承认自己对数学实际上一无所知,只是听说了有这么一门课而来调查一下这是一门什么学问而已。

罗斯一开始推荐给了他几本自己正在看的书,但却在达夫特支支吾吾地回答了几句之后,若有所思地转而去给他推荐一些位于书架更前方的书了。

达夫特看得出来,罗斯原本闪亮的大眼睛中的期望与兴奋消失了。

最终他从罗斯那里借回来的是一本《四则运算》,他发现这是唯一一本他看得懂的书,也是书架上的第一本书。等到明白了这是所有数学书中最基础的一本后,他更加恼火了。

“我的基础通灵学、神经学、骸骨概论和解剖学都得了A+!区区数学怎么可能难倒我!”

第二天,他就出现在了数学课的课堂上,上演了前面所说的那一幕。

接下来的几乎每一天,他都去图书馆。比起上数学课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古怪行径。

每天他都试图找到罗斯,向她展示自己在数学造诣上的突飞猛进。仅仅三天,他已经学会了如何计算开方。第七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学完了整整一排书架上的书。

罗斯很开心。

“达夫特先生,你真了不起,只用三天就已经掌握计算开方了!这样一来我们能够探讨的话题就更多了!”

达夫特想要更加佝偻一些,这样也许罗斯就看不到他脸有点红了。

“这没什么。来介绍更多的书给我吧,我很快就能追上你的进度了。”

达夫特一边说着,一遍慌张的侧过头去,假装在看书架上还有多少他没学会的数学书。

“第一排的你已经都学过了。我现在在学第六排的。”

达夫特听了,有些吃惊。

“等等,我第一次来的那天,你给我推荐的是第四排的书。当时你说你正在看那些书,对吧?”

“是的,达夫特先生。”

“可你刚刚说你现在在看第六排的书?你是说在我学会了第一排书的这一周里,你又看完了整整两排书架的书?”

罗斯回头看了一眼书架。那些书非常古老而厚重,但却非常干净,想必平时罗斯把它们保养得非常好。

“是的。这些数学书看起来虽然不是很困难,但不是很合我的口味,所以每天我都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个区域,除非你来了,因为只有你一个人会来看数学书,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罗斯回头一笑,粉色的双股辫甩动着。“其实我最喜欢看的书是小说,尤其是那些浪漫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区域要比数学的区域大得多呢!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带你去看看!”罗斯高兴地说着,推了推鼻头上的眼镜,白皙的手臂一如既往地在胸前怀抱着一大摞书。

“我不信,一周就能看两排书?你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吗?”

“让我计算一下,多亏了神奇的数学。”

罗斯似乎使用了什么魔法,眼镜片上闪过了一道亮光,照亮了她的圆鼻头。她的粉色头发也随着飘动了一下,就像一圈圈涟漪。

“这个图书馆里有一百零三亿两千九百九十五万一千五百四十八本完整的书,不包括那些正在修补的书,丢失的书,暂时借出去的书,禁书,以及卷轴。我在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当了四年学生, 然后又来这里当了三年图书管理员,只看完了一亿本书,还不到一百分之一。”罗斯流利的说出了一大串数字。

她计算完了,眼镜上的亮光消失了。

“据说建立这个图书馆的智慧天使奥卡洛斯看过所有的书,如果以后我能加快阅读速度的话,也许能够在有生之年变得和智慧天使奥卡洛斯一样看过所有的书呢!”罗斯开心的说着,眼神已经沉迷在了读书的时光中,似乎忘记了达夫特还在眼前。

达夫特一时语塞。达夫特意识到,每天他来见到罗斯的时候,她捧着的书都不一样,甚至早上时候的她和晚上时候的她捧着的书都不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到要说些什么,把罗斯从迷离中拉了回来。

“你用七年时间读完了一亿本书,每天能读四十万本书?”

“是的,但一开始要比这慢很多。实际上,在学了数学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读了多少书。这就是数学的用处,所以虽然我不太喜欢,但还是每天都会抽几分钟去读呢。”

“几分钟”这几个字像攻城锤一样轰击着达夫特的脑门。

他知道,罗斯是个书呆子,像尸体一样不会撒谎,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通宵达旦才能读完一本数学书,而罗斯每天居然能读四十万本书!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罗斯学完整个数学区的所有书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然而,她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更喜欢看言情小说。

愚蠢的言情小说!那些只是为了娱乐而存在的东西!“第三类活动”的无用之物!居然比不上通往真理和奥秘的神奇的数学?!

想到这里,他感到嘴中和喉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就像是吃了一大把生杏仁。

“对了,让我向你演示一下我新学会的读书方式吧,虽然还不是很熟练,但如果我能运用自如,有生之年追上智慧天使奥卡洛斯的脚步就靠这一招啦。”罗斯说完就转身而去,又差点把自己绊倒。

达夫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所以他只是呆呆的站着,看着罗斯的绿色裙子伴着她转身时划出的弧线。

罗斯随意地走到了一排书架前,把抱着的书放在了地上,拍了拍裙子。

“来吧!”

接着,她张开双臂,身上透出了一股温暖而有力的光芒,让达夫特觉得周围的所有东西颜色都变得黯淡了。一排排书架上的书像鸽子一样,扑扑楞楞地飞了起来,围绕着罗斯,一排又一排地起飞,盘旋。达夫特看不到罗斯的表情,她的眼镜片上的光芒完全遮住了她的眼睛,他甚至觉得罗斯的脸上甚至没有生命的气息,她的灵魂完全离开了肉体,但留下的驱壳却又无比的神圣庄重。

书本继续飞着,更远处的书本也起航了,一边围绕着罗斯,一边快速地逐页翻动着。那些看完了的书径自合上了,飞快地向高大的天花板上直冲而去,慢慢聚集在了一起,仿佛成为了一簇静止的烟花。达夫特发现不只是书,连书架都已经慢慢地漂浮了起来,但他又觉得这似乎只是罗斯身上强烈光芒产生的错觉。

“呼!”

罗斯长吁了一口气,光芒消失了。空中巨大的烟花爆裂开来,所有的书如万箭齐发一般射回了属于自己的书架中。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有地上尚未静止的浮尘和远处书架的轻微晃动不断提示着达夫特,刚才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刚才我看了大概一万本书,不过按照我的口味,值得过一阵子再拿出来重读一遍的只有一百本左右。”罗斯轻快的说着,又拍了拍围裙,然后弯腰拾起了地上的书。“等到我对这个读书方法更熟练之后,甚至在图书馆里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轻松地读到所有的书了。你知道,对我来说读书最浪费的时间不是阅读,而是在这个庞大的图书馆里逡巡。”

她对达夫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推了推眼镜,捋了捋自己的辫子。

“可惜刚才那些书里没有特别优秀的浪漫小说。我已经好几个月没看过特别出色的小说了呢。”罗斯有点遗憾地说。

达夫特觉得自己受尽了嘲弄,手中紧紧地攥着借来打算今晚回家苦读的《统计学原理》,指节发青。

“你真的非常令我失望,达夫特。”

这是达夫特在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说话的人是他的导师萨曼莎。

达夫特被开除了,由于他盗窃并使用了一系列被禁止的魔法。

他突破了法师应有的底限,甚至对于死灵法师的道德观来说,也是难以接受的。

他尝试在活人身上进行大脑试验,但那些强大而又没被正确施放的禁术对那些被他抓来的人的大脑造成了毁灭性的的影响。

那些当初找他搭讪想要和他成为朋友的男生,统统遭了他的毒手,死在了他的寝室里。受害最轻的一个陷入了永久的疯狂,手中抓着一本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统计学原理》,一目十行地读着,读完之后再次翻到开头再读,如此重复着,不眠不休,最终疲劳虚弱而亡,临死前还地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缺乏生气的目光里满是疯狂与紧张。

另外一些受害者下场更惨,有一些当场死亡,整个脑子凭空消失了,在原本应该是后脑勺的位置上,有着数个眼窝大的窟窿,以至于你从他空洞的脑壳的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到对面的地板。还有一些在应该长着脑袋的位置却陡然长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巨大扁平长方形,上面似乎还分布着五官和毛发,根植在一层薄得几乎透明的人皮上。脖子上顶着这样一个奇怪的巨大几何体,甚至让尸体无法被搬出达夫特的寝室大门。

数年之后,他将成为臭名昭著的洗脑师达夫特。而当时他还不知道。

达夫特没什么后悔的,却有一些不舍。

但是,当他踏出离开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大门前的最后一步时,他明白了,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再次看到最初罗斯和他谈话的那个下午,闪亮的大眼睛中透出的期望与兴奋。

也许还有一点粉红色的辫子甩来甩去的样子。

(全文完)

后记:

大家好,我是作者AT君。《洗脑师》这个故事是《佐迪亚克故事集》中的第二篇,大家喜欢吗?

“洗脑师达夫特”,“图书管理员罗斯”都是目前的《Bash Your Lord》游戏中存在的人物,我通过这篇故事扩张了这两个角色。“死灵法师萨曼莎”也是,但这篇故事中她的戏份非常少。达夫特和罗斯原本的设定都非常简单:

洗脑师达夫特:成绩出色但为人古怪,爱吃果冻。在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求学期间染上毒瘾,滥用巫术制毒被开除。流浪至水之都街头时,受修普诺斯邀请成为其学徒,进行有关大脑的邪恶研究。水之都经常有人说能够在夜晚听到疯狂科学家一般的邪恶笑声,每当他听到这种流言时都一阵得意。

图书馆管理员罗斯:毕业于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死灵法师萨曼莎的室友,爱好看书。常年泡在巫术学院的图书馆中,虽然她以看过所有图书馆中的魔法书而闻名,但她最喜欢看的其实是言情小说。如果有人在图书馆中吵闹喧哗(或者喊她“书呆子”)的话,就会被她用魔法无情地轰走。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这使得她经常会被误认为是学生,实际上她比死灵法师萨曼莎还要大一岁。虽然很多伟大的法师在需要查阅资料时都会请求她的指引,但她实际上不想成为巫师,只想在图书馆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达夫特的英文名字是Daft,来自于Daft Punk,Daft就是蠢的意思,我用这个名字来讽刺这个角色的悲剧性。罗斯的名字则是来自Rose,女王在做原画的时候根据这个名字把她的发色指定为了粉色,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她是游戏中唯一一个贫乳的妹子。达夫特的造型也是来自女王的原画,此处感谢负责原画的女王大人能根据我上面那两段单薄的人物描述塑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来,让我在写这篇故事的时候头脑中能一直有着两个人的形象。

我是打算把达夫特写成一个中二少年的,于是我把我所有中二岁月时的特点都塞给了他,主要有三条:痴迷于全能,拒绝承认自己弱点的Foolish Pride,以及由于意识不到这两点而带来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由于罗斯是一个书呆子,不会给他那么多面子,因此两个人的互动就会变得非常有趣,尤其是当达夫特唯一一个引以为傲的方面——学习成绩——被他爱慕的人完全碾压时,达夫特这个角色就会被完全粉碎。最终达夫特并没有变得成熟,而是走上了歧途,最终断送了自己的前途。虽然这个结局是在我开始写这篇故事之前就注定的了,因为这篇文章只是写达夫特成为洗脑师之前的学生生涯,但还是希望广大中二少年引以为戒!

开玩笑的,没人会在后记中教训人的,大家不要当真。

可以看出来,杰米诺斯皇家巫术学院有着非常多和当代大学相类似的地方。这里可以引申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写幻想作品的时候,是应该集我们想象力之极限,写出那些完全让人无法实现的瑰丽辞藻,还是应该写出那种读者一看就知道和现实中的哪些东西相类似从而能够快速理解的东西呢?我个人倾向于后者,首先第一种我写不出来,我的造诣不够,其次就算能写的出来我也不想写,因为我总觉得那种东西有过于自high的嫌疑,既然是大众幻想就应该更通俗一些。说到这里好像又是更像《赞斯系列》了,是吗?其实《哈利波特》啊,《暮光之城》啊,《纳尼亚》啊什么的基本也都属于这个范畴内的吧,但我并不觉得这些作品比那些难啃的大部头比如《沙丘》、《指环王》什么的低人一等。

这篇故事写的不是很好,很多结构是需要调整的,角色是否够丰满我也不太确定,但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

2015年10月25日

发布者:Templar Aiur

85后,一个做《星际争霸II》MOD起家的策划,一直在追寻牛逼的道路上徘徊

加入对话

4条评论

  1. 持续关注中~ 比较喜欢第九段,感觉第十段的出现好像有点突然,转折略快,有点没反应过来- –
    期待下一篇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